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丘天的博客

阳光下的花园

 
 
 

日志

 
 

《邂逅》2009年5月(5月29日已更)  

2009-05-04 11:57:14|  分类: 在时光的某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野有蔓草,
              零露漙兮。
              有美一人,
              清扬婉兮。
              邂逅相遇,
              适我愿兮。

              野有蔓草,
              零露瀼瀼。
              有美一人, 
              婉如清扬。
              邂逅相遇,
              与子偕臧。

 

 

        (时代无考。)

 

    这是一个草长莺飞、风和日丽的下午。

    温暖阳光照耀下的青山绿水间,有一个瘦小的少年正努力向一个险峻的山崖上爬去。他的身手算不上敏捷,甚至有点儿手脚并用。汗水湿润的头发贴在他麦色的皮肤上,涨得通红的脸愈发衬托出他黝黑眼睛里的坚毅和顽强。

    一步、两步,借助绳索的力量,少年终于成功蹭上了一片杂草丛生的崖顶。

    顾不得喘上口气,他直扑向一棵看起来平淡无奇的杂草甲,口水横流、双手颤抖、眼冒金光:“接骨草啊~!真的是接骨草啊~~!”眼光一抬间又有新发现:“啊~!还有磺基草啊~!”   

  “咦?!连鹓鶵叶都有啊~~!天堂啊~天堂~!哎哟!”不知撞上了什么,少年捂着膝盖疼叫一声摔倒在草丛中。

   少年定睛一看,竟然是块破碎的、石碑样的东西。

   在这样偏僻荒芜的小小山巅居然还有石碑?

   他疑惑的站了起来仔细查看。

   还确实是有块石碑样的条石横躺着碎裂在乱草丛中。石头上隐约透着一些斑斑驳驳的血色痕迹,居中的位置看得出还有用红漆填过的刻字,字体疯癫且用力极深。

  “挖…抗…呃,坑…不填…者死……”少年努力辨认着碑上这几个鬼画猫抓式的字:“挖坑不填者死。……那倒也是…,挖了个坑却不填上,别人要是没注意一脚踩了进去就麻烦大了啊…。……不过这个事情还需要特地刻块碑么?而且这个字刻的啊……”

   他用手抚摸着坑坑洼洼的刻字,突然感受到一种汹涌澎湃、咬牙切齿的强大黑暗怨念笼罩而来,那力量仿佛立刻就要把他吸进石碑一样!  

   “哇~~~!”少年用力往后跌坐下去才没有被这邪气缠绕:“好恐怖!”也顾不得站起身,以手代脚迅速后撤:“难道这里面还有啥高科技的东西吗?!”话音未落,山崖下仿佛有那么一点点几不可见的黄色光芒一闪而逝。

   “金子?!”少年以超越人类极限的速度和姿态一跃而起,表情肃穆凝重,如鹰隼般犀利的双眼开始地毯式搜索起阳光下这片静静的山林。

    当那隐约的黄色光芒再次被穿越的山风从无数层叠的绿叶青藤中泄露出来时,少年那不可思议的、超越人类极限的矫健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半山腰:“这不可能!在这荒山野岭的地方~~”他一边流着口水,一边继续靠一根看起来纤细脆弱、摇摇晃晃、断断续续的细绳、用流星一样的速度滑向地面:“怎么可能会有金子在闪光呢?!这不可能!”这句话还没说完,他已经落地并且开始亡命般的奔跑。

    少年如风一般的身影完全无法用肉眼捕捉到,只有他猥琐又兴奋的、夹杂着吸口水音效的声音萦绕在他经过的每一个地方:“这绝对不可能~~~!”

    也不知道凭的是哪门子的直觉指引,一直跑到某小山坡上一片一人多高的茂盛灌木前,他才停了下来,花零点一秒吞了一口口水,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扒开了树叶!

    噗!——哗~!

    刚才花的那零点一秒真是浪费啊……,少年那瞬间决堤的口水轻而易举的在地面上冲击出了一个迷你盆地。

    是金子!有货真价实的金子正在前方的阳光下散发着令人晕眩的晃眼光芒!

    极端巨大的幸福虽然来得猛烈、呼吸虽然变得十分艰难,但是少年并没有就这样被彻底击倒!腾出一只颤抖的手死死按住自己扑腾乱跳的小心脏,透过激动的泪花,除却迅速辨别出金子的成色外,他还看清了金子的主人。

   是的,他刚才看见的金子当然不会凭空出现在空气里。那些金子其实是一套黄金的首饰,它们正佩戴在眼前这个风吹荷叶、雨润芭蕉式的美貌姑娘身上。

   “还有美女~?!”少年那奔放的口水更加不受大脑控制了,已经成就完美心型的瞳孔还情不自禁的冲出眼眶向前弹跳了几下……。

   “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可惜这位美女正蜷缩成一团倒在地上,面色惨白、香泪满腮、娇躯颤抖。

   “咦?!”少年这才发现,戴满耀眼黄金首饰的柔弱美女身边是一群手持明晃晃开山刀且虎视眈眈瞪着他的……:“强盗?!”

   强盗一共有5个人。

   借口水被吓回的那零点一秒,少年迅速的分析了日照强度、风向风力和地形条件,结合武器装备、身材条件和相貌情况精确计算了下双方的战斗实力,而后脸随心动的调整五官零部件组合出一个春花灿烂的谄媚表情配合以无敌纯洁的声音:“各位叔叔伯伯、大哥大姐~~大家早上好吖~!”

       ……。

       5个强盗瞪着少年的眼神开始变得很怪异。

      “偶是一只路过这里去打酱油的小白兔~”少年举着一块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的、上写“路过”二字的牌子,状极三无的纯情扭动向远方。更神奇的是他那双不太大的眼睛里的眼白也在瞬间莫名的消失了,只剩下一对儿已经无限扩大、水波荡漾的星星眼珠子在不停的闪烁…。

       强盗们的汗都下来了,义愤填膺:“本来大家的日子就过的苦,这还给不给人活路了?!我们这些常年奋战在荒山第一线的底层强盗混的容易么?!”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强盗甲尤其悲愤:“这山上的兔子以后还怎么吃的下去!”

       5强盗的头领毕竟还是比较有首领的风采,不屑于做这种无谓的口舌之争,只把开山刀一挥,言简意赅、身先士卒:“砍死他~~~!”

        少年眼见无法蒙混过关,大惊失色下反应极快的撒腿就跑,边跑边在身上翻来倒去的不知道在找什么东西,还不忘大声惨叫:“等一下~!等一下~!大家不喜欢小白兔,那小黑牛怎么样~不然还有小花猪啊~?啊~!找到了~!”

       众强盗刚闻言一愣的功夫,少年手中就劈头盖脸、遮天蔽日的扔出了一堆黑乎乎的暗器!       

       强盗们连“小心暗器”还没喊全,暗器就已经接二连三的掉在地上,引起了一阵呯呯砰砰的爆炸。顿时以此地为中心直径500米圆形范围内浓烟滚滚、臭气熏天,强盗们各个涕泪横流、咳嗽不止,挣扎的迸发出了心底的呐喊:“抗议使用生化武器~!爱我地球,还我青山!”。

       ……。

       少年一击得手也是十分意外:“耶?!没想到这5个铜钱两斤的‘霹雳狼烟弹’还挺管用的嘛!……早知道应该多称几斤,说不定还能便宜点的…。”

       被困于烟雾中的某强盗更愤怒了:“便宜个P!再便宜还不直接把我们给活活臭死了?!老祖宗都说了‘便宜没好货’!老子最讨厌你们这种斤斤计较、什么TM小便宜都要占的小男人!有本事真刀实枪地来干一架!”

        少年叹了口气:“这是一个强盗该说的话吗?”

        强盗头隐身在浓烟中恨恨地道:“你给我记住!”

        少年暗暗吐了吐舌头:“我忘了”,一边开始扎上一块蒙面巾穿越迷雾:“啊,借过借过~!”

        强盗甲也不分东南西北,挥刀一通无差别乱砍:“留下命来!”

        噗!噗!噗!

       “啊~~~~!!!”果然有人长声惨呼。

        强盗甲大喜:“哈哈~!看你这下死不死!”话音未落就听得强盗头的怒吼:“混蛋~!你往哪里砍?!

       众强盗顿时一阵大乱:“老大?!老大你怎么了?!”

       强盗头悲愤道:“头啊!砍到我的头啊……”砰!“啊~~~~~~~~~!”

       众强盗又是一阵大乱,叫声更加凄厉:“老大?!老大你又怎么了?!老大!”连已经偷偷走出迷雾去接近金首饰美女的少年都忍不住停下脚步回头张望起来。

       这次隔了很久才听到强盗头虚弱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响起:“头……我的头……头撞到树……树上了……”

     “ 唉……,”少年忍不住又叹了口气,幽幽道:“锉的都能开出花啊……”转身悄悄携金首饰美女施施然而去,留下一堆烟雾中的傻强盗兀自跳脚怒骂。

     

       泉水无声,日影斑驳。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重归寂静不久的山林某处突然响起少年一阵嚣张至极的笑声。

      “金子和美女都归我啦~!”他豪气万千的蹬在一块满是苔藓的石头上做仰天大笑状,身后是惊魂未定、泪流满面的金首饰美女。
      “你不用害怕啦,小姐!”少年转身安慰:“那班傻瓜强盗没被狼烟弹臭死也早在树上撞死啦!”
        美女并不回答,兀自珠泪涟涟、呜呜咽咽。林中的风吹起她丝丝缕缕的柔顺长发,摇曳的树影越发衬托出她白皙娇嫩的肌肤。金步摇上龙眼大小的珍珠无力的垂落在美女的鬓角,她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抖着,诉说出不尽的委婉娇弱。
       少年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竟有些痴了:“真美啊……”。

       完全无视于金首饰美女的瑟缩,他情不自禁的将手伸向了她如云的发际。那一瞬间,少年的泪绝对比惊恐滴美女流的更奔放:“先不说这金钗的价钱!光是这颗珍珠卖了就乖乖不得了啊!哗哗哗哗……”口水为什么每次都是酱紫无法控制呐?!“能够捡到这么值钱的东西一定是因为我好事做太多吧?!一定是吧?!啊哈哈哈哈哈哈~~!”

       美女被少年夸张的表情彻底的吓倒,55555的哭得更加大声了。而少年奔腾的热血还在激荡,一个人手舞足蹈地庆贺今天的好狗运:“我要发财啦~!我要发财啦~!哈哈哈哈哈~~~啊~!想起来了……”他急切的回过头来:“我叫金砖哦!我的名字叫金砖哦!金砖的‘金’,金砖的‘砖’哈!你一定要记住啊!是我‘金砖’救了你哦!不论是给酬谢还是报恩都记得要找我哦!我叫金砖!”

        他的热切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看来这个“头上倭堕髻,耳中明月珠”的美女已经吓坏了,只会555555的哭泣。看着她碎花衣裙下的娇小身躯抖若筛糠,少年心中一软,近前柔声劝道:“不用害怕,那些坏人不会再来啦。我是来这附近找人的,你家住哪里啊?叫什么名字呢?再休息一下我就送你回家好吗?”

        美女只是哭。

        名叫金砖的少年挠挠头,隐约想起当时鸡飞狗跳的现场中仿佛还有一辆翻倒的马车和几个死人,心下恻然:“呃…第一次碰上这么可怕的事情吧?……想哭就痛痛快快的哭出来吧……。”

         这句话所引发的是金首饰美女新一轮的汹涌泪水。娇贵如她,平生连一句大声点的话都没听过,何曾遇见过这样血腥暴力!虽然眼前这个不着四六的少年感觉也不怎么安全靠谱,但是回想起刚才遭遇强盗时的刀光剑影和人仰马翻后的羊入虎口,那些让人颤抖的绝望和恐惧还是使得美女从未断过的眼泪彻底决堤。

       金砖呆呆的看着恸哭不已的金首饰美女半晌无语,心中着实有点后悔。本来他的最初想法是从人道主义的角度简单慰问几句,然后直入主题问出美女的姓名住址并且讹…呃…敲定下酬金之后就英雄救美式的护送佳人回家,赶紧领取点儿感谢和报酬,说不定还能混顿免费的吃喝…。可眼下这泣不成声的美女显然惊魂未定,正哭的花枝乱颤、方兴未艾且上气不接下气…。

       “唉……”金砖叹了口气,在美女附近找了个地方无奈的坐下,架着下巴寻思这关于钱的事情也只有等这一波洪峰过去以后再说了……。

        阵阵午后的山风惬意的吹来,美女555555的幽怨哭声混合树叶规律性的沙沙声形成一首充满巨大魔力的催眠曲,迅速催动翻山越岭后的旅途疲倦在金砖身上全面弥漫开来,越来越沉重的眼皮不一会儿就将他带入到了一个满是金币飞舞的美好梦境之中。

 

 

 

 

 

 

 

 

 

 

  

 相关文章链接:

丘丘的漫画短篇集
http://qiutian91.blog.163.com/blog/static/10575532320093211035852/

     

     

       

       

 

 

 

 

 

  

   

   

      

  评论这张
 
阅读(2680)|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